英雄救美人@《青台镇》郑长春长篇小说连载(第二十七章)

关注南阳网
微博
Qzone
英雄救美人@《青台镇》郑长春长篇小说连载(第二十七章)
作者:  郑长春

英雄救美人@《青台镇》

  

郑长春长篇小说连载(第二十七章)

  

(特邀撰稿:郑长春)

  

  镇上重修回龙寺,李泰然出力最大。当时,青台街的富商,不少是姓李的人,他们捐的钱多,因而大家一致同意由李家人担任总管。大家推荐了李泰然。李泰然仗着哥哥李安然是青台镇镇长,没人敢惹他的事,就逍遥自在地在寺里带着一帮和尚坐禅念经,打扫庭院,迎接香客,把回龙寺管理得井井有条。寺院的香火越来越旺盛,香钱也多得无处使用。

  

1.webp.jpg

  

  俗话说,饱暖思淫欲。庙宇里经济宽裕,又安闲无事,使李泰然旧病复发色心疯长。进禅院烧香的人各色各样,不乏美丽妖娆的姑娘。每有美女拜佛烧香,他的眼珠就骨碌骨碌往人身上转。淫是修炼大忌,也为佛教不容,这些戒律他不是不知道,但就是克制不住。渐渐地,他便与那些不知羞耻的女子勾搭在一块儿,甚至有的良家妇女也被他挑逗得心旌摇荡。寺院里很多出家人,都是通过他进来的,见此情景,心里虽不满,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。有的甚至也开始蠢蠢欲动了。李泰然是个精明人,对与他私通的女人,又是给钱又是给物,同时恐吓不能暴露任何消息。因而,几年来,他混了多个女人,却平安无事。

  

2.webp.jpg

  

 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。李泰然的恶行,先是从寺院里个别看不惯他作派的出家人口里慢慢传出。后来,一些受到玷污的女人,被家里觉出了异样,在男人的追逼下,道出了实情。一传十,十传百,没多久,青台镇的人们几乎都知道了这寺里的丑闻,可一时又拿他没办法。

  

  这种怪事,多年前都曾在回龙寺上演过,没想到如今又死灰复燃。据传,崇祯年间,寺里香火很旺,和尚三百,都是骚和尚。凡是长得漂亮的女人前来进香,骚和尚就偷偷往香炉里混进一根迷魂香,等女香客虔诚地拜完佛,便意醉神迷,不由自主地在和尚的招引下往佛堂后边走。和尚便把她嘴一捂,抱到地下室内,剥光衣服供其淫乐。失踪的妇女多了,被人发现,告于官府,南阳知府查实后即面陈巡抚,请示严惩恶僧。谁知该寺主持刚给巡抚献了养生之术,巡抚不忍诛之,说都是人之常情,罢了吧。知府是个聪明人,忙启禀巡抚,难道三百和尚都罢了不成?巡抚大手一挥,全都罢了。知府立即叩首回府,遵命,那就耙了。于是回到南阳派出六百官兵包围回龙寺,在掉枪河畔挖了三百个一人多深的坑,将三百和尚栽到坑里只露出个脑袋,然后套五具黄牛拽上耙地用的铁齿木耙,在地上耙了十几个来回,直把千米掉枪河畔耙成一滩血糊。

  

3.webp.jpg

  

  历史总是在不断的轮回中给人开玩笑,悲剧也总是在人们的淡忘中重演。有些玩笑也许是偶然巧合,可以理解,但有些悲剧却完全是出自人类的无知、傲慢和自私,那就不可饶恕了。好好的寺庙,本是修心养性之净地,却一下成了吃喝玩乐之腐土,早晚是要得报应的。

  

  大年三十早上天色微微发白,张青屏就急急起床了。他把民团的事务安排完,就带几个手下到西寨门去维护秩序。到了西寨门,他有点困饿,伸个懒腰,与几个手下走进附近一家小饭馆,坐下来每人要了一碗饺子。与饭馆老板闲谈中,得知这个回龙寺里很乱,那些僧人经常跑出来向他打听哪地方有花酒喝。

  

  他和手下人三下五去二地吃完水饺,决定进去看看。天有点阴,开始起风,零零洒洒飘起了雨加雪。他付完钱,与手下一起向寺院走去。

  

  回龙寺建于掉枪河岸边,南北一二十亩地,都是它的地盘。河水汤汤,林木青青,鸟雀啾啾,庙宇峨峨,真是个美妙的所在。在干裂寒冷的晨风中,他们不知不觉来到寺院前。

  

  寺门还没开,通过门缝斜着眼睛往里看,远远看见龙王殿的拐角处,一个肥头大耳的老和尚正嬉皮笑脸地左手拿钱,右手对嘴吐着吐沫准备查钱,准备细数昨天的收入。

  

  张青屏轻轻闪个身,没有惊动他。

  

  等那老和尚拿着钱向后院走去,他才带着几个弟兄翻墙进院内。

  

4.webp.jpg

  

  他们蹑手蹑脚来到禅房门,在外止住了脚步,一个个侧起耳朵,细听里面的动静。

  

  仔细听了一会儿,张青屏回过头,小声地对后边的人说:“弟兄们,听到没有,好像房子里有女子挣扎的声音。”

  

  几个手下附耳细听了一会儿,眯着眼,互相点头示意说:“是的,里面果然有人,好像一个男人正在强暴一个姑娘。”

  

  他们循着声音,警惕寻找,猫腰来到一座禅房前,撬开锁,进入室内。

  

  奇怪,没人。静听,地下有悉悉索索的声音。细察,屋角有块木板,声音就是木板下发出来的。揭开木板,啊,下面是间地下室,果然有一个男人已将那姑娘的胸衣扯破,正欲行不轨,吓得那姑娘披头散发双手捂着胸口边后缩边叫喊:“来人呐,来人呐,救救我,快救我出去!”

  

5.webp.jpg

  

  “叫什么叫,真他妈的没出息,都结过婚的人,啥没见过,装什么装,来来来,今天是大年三十,你陪李大叔在这里好好过个年,你给我放老实点,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,惹我气了就把你掿死!”

  

  刘金花借着屋顶斜射下来的一丝亮光,发现这个如凶煞恶神般的男人是李泰然时,疯狂地又踢又喊:“李泰然,你这个老色狼,你再上前一步,我就跟你拼了。”

  

  李泰然见刘金花已认出自己,便厚颜无耻地扑上去,像饿狼捕食般抓住刘金花的手不放:“你李大叔就是个老色狼,你能怎么着,到这个时候了还嘴硬,看老子今天咋收拾你!”

  

  一个步步逼近,一个哆嗦后退,眼看李泰然那双狼爪子一样的手抓到刘金花的胸脯,只听嗵的一声门响,一扇亮光夹带着猛烈冷气唰地进来,吓了李泰然一大跳。他一看气势汹汹进来几个人,便一脚踢开墙上暗室的铁门,顺着昏暗的暗道张惶逃窜。

  

  “你们是谁?不要进来!再进,我……我……我就喊人了!”刘金花以为又来了一伙坏人,忙双手捂着被扯破衣服的胸口蜷作一团大叫。

  

  张青屏最先冲到前面,一眼便看出蜷缩墙角瑟瑟发抖的女人就是自己的妻子金花,忙大喊道:“金花,我是青屏,不要怕,我带人来救你的!”

  

  刘金花一听是丈夫的声音,也顾不得整理衣服了,便一下子扑到了张青屏怀里,呜呜地大哭起来:“你咋现在才来?再稍晚来一步,我就被那李泰然老色狼给……”

  

6.webp.jpg

  

  “不说了,只要他没占着便宜就好,我们先离开这里,随后再找他算账。”张青屏一边搂着金花心疼地安慰她,一边用手轻轻地帮她整理胸前的衣服。

  

  原来就在前几天,刘金花在家等得着急,一翻老黄历,发现丈夫离家都二十多天了却杳无音信,就在早饭后去回龙寺烧香祈福保平安。没想到,刚把香火点燃,头就一晕一晕什么就不知道了。醒来,才知道已经被人锁进了这黑洞洞的暗室里。旁边还有一个地下室,里面一直有个女孩在哭,比她来得还早很多天,已经被李泰然和那帮骚和尚糟蹋得不像样子了。

  

  张青屏一边让人护送金花回家,一边带人来到旁边的暗室救人。

  

  随着门吱的一声打开,只见暗室角落里蹲着一个衣服不整的姑娘。那姑娘看起来有十六七岁,个子瘦小,但长得还算精致,一双惊恐的眼睛里充满哀怜和乞求,见门口有人进来,如惊弓之鸟般双手捂到胸前瑟瑟发抖。

  

  “姑娘,不要跑,不要害怕。我们不是坏人,是来搭救你的。”张青屏小声而有力地说。

  

  姑娘见来人一个个相貌堂堂,镇静了些,理了理凌乱的头发。

  

  “姑娘,你是哪里人,为何被关在这里?”张青屏向前走几步问道。

  

  姑娘抽噎着讲述了自己的经历。

  

  这女子名叫常广慧,是镇东泰和寨人,随父亲常恒德到青台走亲戚。回家路上,遇盗贼劫掠,父女走散。走投无路之时,遇到青台街一位姓贾的商人。一交谈,商人与父亲认识。商人知道女子的遭遇后,很同情,说帮他寻找父亲。若找不到,近日要到泰和跑趟生意,顺便把她带回家。他们昨天到达青台,女子知道这里比较繁华,稍事休息,给贾老板交代说要到街上转转,便出了门。转到中午,姑娘正准备回去,听说掉枪河边的回龙寺建得气势非凡,就想去看看,顺便烧柱香,祈求神灵保佑父亲平安无事。

  

  常广慧来到回龙寺一看,果然是气势恢宏。她焚上香,拜了拜神灵,默默述说了自己的心愿。要回去的时候,香客走完了,只剩她孤零零一人。她起身要走,面前出现一个和尚,殷勤劝她留下吃饭。她婉言谢绝,和尚不答应。广慧看出这里不是久留之地,便不与和尚理论,转身就走。这时,飘过一股药草的香味,她头一晕身子一软,倒在了地上。待她清醒过来,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,那和尚正在扒她的衣服。

  

  “你这个淫贼,你要干什么!”她大声喊叫,双手捂着胸口,作反抗状。

  

7.webp.jpg

  

  “再喊,捏死你!”和尚捂住她的嘴,威胁道。常广慧又是抓又是踢,和尚不得近身。无奈,和尚把她的手绑住,嘴堵上,关进了这间地下室,扬言要是不从,把她关死在这里。求生的本能让常广慧拼死挣扎,不停地扭动身子,磨擦绳子。手磨破了,浑身精疲力竭,她也没停下。天亮时,终于磨断了绳子。她一步步松开手,扔掉口内的布团,哀哀地哭泣起来。

  

  没等广慧说完,张青屏已气得牙齿咯咯作响,他掏出手枪,啪的一声攥在手上,说:“弟兄们,走,去见那个狗东西!”他们转身出来,陡然发现三个和尚手握棍棒,站在门口。

  

  “好你们几个,不经我们知道,偷偷闯入禅房,是何道理!”其中一个头领模样的和尚,说着举棒要打。说时迟,那时快,张青屏把手枪往腰带上一插,一个鹞子翻身,拳打脚踢,啪啪几下,把和尚们手中的棍棒打飞。

  

  “好你们几个和尚,还有脸问我们这个那个,我却问你,你们不修功德,奸污妇女,败坏清规,是何道理!”

  

  “你个大汉,无凭无据,为何血口喷人,污人清白!”

  

  “狗东西,不要狡辩,你强迫不成,把我关在地下室,亏得好汉爷相救,你还有什么话说!”这时,常广慧走到那和尚面前,厉声骂道。

  

  和尚们一时语塞。

  

8.webp.jpg

  

  “庙院本是弘法扬善之所,却被你们变成作恶行奸之地,要它何用!”张青屏怒不可遏,一边说一边飞身跃起,抓起一根木棍对着回龙寺牌匾咔咔几下,把匾额砸得稀烂。几个手下也没闲着,三两下子把三个和尚捆了起来,边打边审。和尚们一个个哭爹叫娘,供出了一条条罪行。这时,寺院里聚满了人,大家见此情景,无不拍手叫好。

  

  过了一会儿,从外面过来几个衣着光鲜的商人,见到张青屏和随从,深施一礼,邀请他们到酒馆一坐。张青屏没有推辞,跟着一位商人来到一座装饰不错的饭馆。寒暄之后,商人们问张青屏尊姓大名,谋何官差。张青屏觉得没必要再遮遮掩掩了,便亮出了实情,把明晃晃的盒子炮往桌上一放:“老子是干这个的。”

  

  “还不给旅长如实招来!”站在旁边的王副官怒目圆睁,一脚踹在那人小腿上。

  

  贾商人身体晃了几晃差点倒下,哭丧着脸连连求饶:“我说,我说,请张旅长饶命啊,都是小子眼装裤裆里,不该干这烂熊事儿。”

  

  商人们一个个诚惶诚恐,倒头便拜。张青屏让他们起身,问邀来有何贵干。他们向张青屏求情说,当初建这寺院,李泰然出资最多,由于管理不善,导致庙里和尚胡作非为,请看在李泰然哥哥是镇上官员的份上,对庙里的和尚从轻发落。张青屏一脸无奈,装出照顾大家情绪的样子说:“奸淫妇女,按律当斩,何况是庙里的修行之人,看在大家的面子上,好,就此罢了吧。”

  

9.webp.jpg

  

  张青屏说着,给手下的人使个眼色。

  

  “好,张旅长,我们就按你说的办。”几个手下会意,出了门。

  

  商人们高兴不已,陪着张青屏喝了个日落西山。

  

  “张旅长,我们遵从指令,已把那三个和尚栽在土坑,耙了!”将近黄昏,手下们回来报告说。

  

  “旅长,你……”几个商人大惊失色,站起来说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  

  张青屏不慌不忙地说:“诸位请坐下,你们的盛情我领了。可是,欠债还钱,犯法当罚,天经地义。寺里和尚奸淫多名妇女,罪大恶极,理应一枪崩了,但看在大家的面上,不做深究,保他们全尸,咱也算仁至义尽了吧。”

  

10.webp.jpg

  

  几个商人见事已至此,只得唯唯称是。

  

  次日,晴空万里,阳光明媚。常广慧辞别救助自己的张旅长,跟着贾商人一行准备出发。突然,人群中冲出一个中年男子,跑到宝珠面前,激动地说:“广慧,广慧!”常广慧扭头一看是自己的父亲常恒德,立即飞跑过去,两个人悲喜交加,哭作一团。

  

  原来,常恒德遭遇劫匪后,连跑带躲,不一会儿,就跟女儿失散了。后来,他干脆把一部分钱财抛给劫匪。得到钱财的劫匪便不再追赶,常恒德随后到处寻找失踪女儿。昨天他听说回龙寺被砸,里面救出一个外地女子,心里便抱一线希望前来探寻,没想到,到了寺院一看,这被解救的姑娘正是自己女儿广慧。

  

  得知是张旅长救了自己女儿,常恒德连忙跪下磕头。张青屏把常恒德拉起,说道:“不必多礼,说不定咱上一辈子还是亲戚呢。”

  

  不知不觉,日上三竿,前来观看和送行的人越来越多。张青屏一行送这父女俩至北寨门骑上毛驴,与大家挥手作别,一路向东驰去。

  

  街民们边谈论近来的奇闻,边看着那父女俩远去的背影,直至他们消隐于青苍的远村。

  

11.webp.jpg

  

  救出了金花后,张青屏忙派人把在耀青学校当校长的张台屏找来,让他带二嫂石梅兰住到学校图书馆,负责学校图书管理工作。

  

  石梅兰初到青台镇,人生地不熟,一切听从张青屏的安排。

  

  张台屏按照哥哥的吩咐,不好意思地把石梅兰叫声二嫂,两个人就笑着走了。

  

  后来,镇上有个唱戏的根据张青屏的故事编了一出戏,叫作《张旅长砸庙》,到处演出,大受欢迎。附近的村庄几乎都竞相邀请演唱,可回龙寺的新主持却给张青屏打招呼说,此戏有损寺院声誉,最好不要在镇上演出。

  

  张青屏哈哈一笑说:“我哪有那么大本事?我只能管住自己拉屎放屁,哪能管住别人敲锣唱戏!”


编辑:张优    校审:贾红英    责任编辑:张中科    监审:黄术生

相关内容

中共南阳市委宣传部主管、南阳日报社主办 电话:0377-63135025 13603773509(微信同号) QQ:1796493406

技术推广合作 QQ:69500676 290428867 法律顾问:河南大为律师事务所 毕献星 任晓

豫ICP备12012260号-3    豫公网安备4113030200000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