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满

关注南阳网
微博
Qzone
小满
作者:  景淑贞

小   满

景淑贞

  

  小满,这两个字站在一起,忽然就带着风情,让人心生喜欢了。

  

  满,是个不太讨人喜欢的字。指全部充实,没有余地。又指骄傲,不虚心。

  

  像一幅画,密密匝匝的尽是繁花绿叶。有种让人没有退路、密不透风的逼仄感。前面放一个“小”字,小满。忽然就收敛了,留出余地了。风从花叶间穿过,带着疏疏朗朗的鸟声。白留出来了,可以想象远山落日,想象天涯芳草。

  

  这两个字站在一起,忽然就带着风情,让人心生喜欢了。

  

  二十四节气里,有节气之一以小满命名。

  

  小满,是夏季的第二个节气,其含义是夏熟作物的籽粒开始灌浆饱满,但还未成熟,只是小满,还未大满。

  

  小满,唇齿间念出来,总觉得像一个女孩的名字。这女孩应是过了二八年龄,风姿绰约,有阅历,有内涵。

  

  经历一些小风小浪,但一定经历过甜美的爱情,有自己的心上人,且该谈婚论嫁了。对爱情充满幻想,对未来充满希望。一切的美好都揣在怀里,不与人说。

  

  欧阳修有写小满的诗句:夜莺啼绿柳,皓月醒长空。最爱垄头麦,迎风笑落红。柳丝软系间,夜莺歌声动听。长空浩荡,明月高悬。

  

  田间地头的麦子,在片片落红间,举着正在包浆的麦穗,迎风含笑。这一笑间,有风霜相逼的苦涩,有雨雪侵袭的艰辛,也有丰收在望的喜悦。

  

  小满,将满未满,将盛未盛,忧欢悲喜都隐于内心,强忍着。

  

  看豫剧名家王清芬主演的《抬花轿》,其中一段,活泼开朗的周凤莲叩见二老公婆,给弟弟提亲。公婆应允后,她欢喜得拍手大叫“好”,婆婆“嗯——”了一声,她自知失态,强忍着,从凳子上缓缓站起,轻移莲步向二老告辞。离门口那几步,走得小心翼翼。

  

  明明喜悦像小鹿在怀里乱撞,可你得按着,拦着,护着,端着,忍着,还不能大步跨出门外,一蹦三尺高。

  

  像小满时节的麦子。对即将到来的丰收喜悦,还不能大声喧哗。

  

  欢喜如此,忧伤也是。

  

  黄昏去赏花。枝头开的丰满娇艳,地上落的红艳艳一大片,盛放或是凋零,都美到让人惊心动魄。暮色压下来,你喊不出,也叫不出,更说不出。潮汐在内心奔流,空谷有回声,只是无人听见。

  

  转过一架蔷薇,长椅上有黑衣女子在抽烟。一个人坐在花下,烟火的明灭闪着鬼魅一样的光芒,照见她紧锁的眉头、眼中的忧郁、唇角的清冷。暮色又低了一重,和她吐出的烟圈一样浓。我从她身旁走过,心里生出疼惜,抚了抚她的双肩。

  

  在人间,有谁不是含辛茹苦地活着?花儿们在暗处举起了酒杯,这一杯人间清愁倒下,我们不说话,各自饮尽。

  

  花开它的,落它的。抽烟的女子继续吞吐着她的悲欢,我提起一篮人间烟火,用绣花手帕盖着,继续在花间走着。

  

  喜悦,悲伤,都能忍着,隐藏起来。被自己内心的山水照见,明晃晃地映着月光。

  

  可有些事物是忍不住的。

  

  你看,小南风绕过几道山梁,偷偷翻过我的院墙,和石榴花耳语几句,那花便咧嘴笑着,把红红的秘密泄露出去。

  

  邻家嫂子墙角种的丝瓜,秧藤葱绿,爬上院墙,和我家窗台的一盆绿萝纠缠在一起。且在一个鸟声喧嚣的清晨,我隔窗看见丝瓜秧把一朵小黄花举在绿萝的面前,绿萝羞答答地扭动着腰身。

  

  我含笑看了一个早晨。

  

  五月的阳光轻轻打下来,我的桌子铺了一半。余下一半的位置,我放一本书,一盏清茶。

  

  翻开日历,2020年5月20日,小满。

  

  5·20,小满。这几个字被一小片阳光照着,温暖,明亮。我转头看窗外,人间万物葱茏繁盛,在麦香浮动里,轻轻地互说着什么。


编辑:徐冬梅    校审:贾红英    责任编辑:张中科    监审:黄术生

相关内容

中共南阳市委宣传部主管、南阳日报社主办 电话:0377-63135025 13603773509(微信同号) QQ:1796493406

技术推广合作 QQ:69500676 290428867 法律顾问:河南大为律师事务所 毕献星 任晓

豫ICP备12012260号-3    豫公网安备4113030200000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