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网络述年】餐叙

关注南阳网
微博
Qzone
【网络述年】餐叙
作者:  曹虎


\

 

  年终岁尾,已经是腊月天,过了腊八粥了,村民们都进入了过年的节奏,但我们乡村干部扶贫的劲头还很足。

 

  今年是暖冬,腊月天地面还没有结冰,天空正下着小雨,风裹着雨丝打在脸上冰凉生疼。我与村支部李书记在李岗村走访贫困户。

 

  今天是星期一,按照计划,我们要走访10户群众,天冷了,到农户家看一看他们的生活情况。

 

  我们首先来到五保户周居利家。周居利70岁了,去年“安居工程”盖的30个平方的房子。走进屋子,发觉帮扶人郭晓也在,她正忙着给周居利刷洗锅灶,炒菜的锅盖上满是油腻,灶台上乱七八糟的放着各样东西。郭晓在那忙活着,周居利一脸窘态立在一旁,站坐不是,他自己也感觉到家里实在太脏了,帮扶人给他洗刷,很不好意思。一年中家里也没来过什么亲戚朋友,郭晓帮他干活弄的他很是惶恐。

 

  看到我们进屋,周居利连忙拿烟招呼我们。我不吸烟,他还是硬要给我。周居利是个很和善的老人,每次遇见总是执着给我让烟,我不接住烟总觉得对不起他的热情,接住了他才如释重负的样子。

 

  听到郭晓说上午要在他这吃饭,周居利又扭捏起来。


\

 

  郭晓说:“我带有买好的菜,上午我做饭,你只管吃。”周居利诺诺地说:“那怎好,那怎好。”李支书哈哈大笑道:“你今天吃个现成饭多好,我和老曹也在你这吃了。”“我这锅太小,晌午咱们到村外饭店吃吧。”周居利真诚地说。“不了,我们还要到其他户走走呢。”我接着说。


\

 

  我们来到贫困户王生亮家,见到县广电局的王娅和李博也在。王娅在择芹菜,李博在扫地,户主王生亮没在家,其儿子王磊在一旁凳子上坐着正在端着碗喝着什么,王磊今年23岁,听说小时候与一群小伙伴在邻居旧房里玩捉迷藏,老房子墙突然塌了,一个小孩当场砸死,王磊被砸折了腿,头部也受了重伤,经抢救后性命保住了,但一只眼瞎了,嘴向一边歪着,智力也受到了影响。王娅在一旁坐着,王磊很是害羞,双手捧着碗,头埋在碗中,吃东西也不自在。

 

  听王娅说王生亮到村边肉店割肉了,他是要好好招呼这两个县里下来的帮扶人。

 

  王娅是王生亮的帮扶人,李博是村里刘西昌的帮扶人。王生亮一条腿残疾,走路有点跛,做不了重活,家庭收入有限。王娅从去年开始帮扶王生亮起就寻思着怎样增加他家的收入,李博倒是有心,联系到了一家藤蔑编制厂家,并带王生亮到编织厂学习编制技术,王生亮也是聪明人,两个星期就学会了,在家就可以编制挣钱,王磊也能帮点小忙,月收入有一千多元。再加上低保,以及村光伏发电分红、村合作社分红等,一年也有近三万元的收入,家庭生活好转了,今年也顺利脱贫。日子越过越好,王生亮把王娅、李博当成了恩人。


\

 

  “李博追到王娅没有?”李支书小声问我。

 

  我笑笑没吱声,我也不清楚,但看两人现在这个状况,八九不离十有戏。

 

  王娅长得白白净净,圆圆秀脸上两只大眼睛扑闪扑闪很有灵气,一条马尾辫总在脑后跳跃着。李博这小子也不赖,瘦高个子,大学本科毕业直接考进了广电局,现在还正在为考研努力学习着。两人是高中同学,家中给李博介绍不少对象他都推辞不见,他心中只有王娅。

 

  上午十一点多,我们来到了刘奇家。

 

  刘奇60多岁,家中就他和老伴郝香两人过日子,一个女儿原在广东打工,自谈恋爱嫁到了浙江,离家太远,一年只回来一次看望他们。刘奇参过军,曾参加过当年对越作战,现在每月享受有600元的退伍补贴。

 

  中午了,我执意要回村部吃饭,村部什么都有,做起饭来很方便。刘奇夫妇说什么都不肯,非让在他家吃饭。

 

  “三年了,你来我家无数次,没吃过一顿饭,这又赶上晌午了,说啥不能走。”刘奇拦着我说。

 

  李支书笑着说:“老曹,就在这吃吧,我与老刘也有些日子没坐了。”

 

  我想着买箱鸡蛋或礼品,刘奇说家中啥都不缺,拉着让我坐下。

 

  在与他交谈中,感觉到刘奇对现在很知足,他说自己有退伍补贴,再加上各项扶贫分红,还有藤蔑编制,生活过得去。

 

  刘奇前两年在县城一个企业看大门,后来人家嫌他年纪太大,本人又经常生病住院,他就辞了工作回家了。李博帮王生亮搞上编制后,刘奇也学会了这门手艺,靠编制挣了一点钱。

 

  郝香很快就端上来几个菜,有炒鸡蛋、油炸花生、肉片辣子、粉皮菠菜。

 

  让人家这么费事,我很不好意思,郝香却还愧疚地说:“没有准备,菜做少了。”

 

  刘奇拿出来一壶黄酒,说是他女儿从浙江给他送来的,一直没舍得喝,这次得把它喝了。

 

  黄酒温好,一茶碗酒下肚,刘奇的话多起来,他说到了去年高血压犯病我送他去医院的事,说到企业拖欠工资我和村里出面帮他讨回的事,说啥也要敬我和李支书两杯酒。刘奇有高血压,我们都劝说他少喝一点。

 

  我问起他当年参军的情况,刘奇叹了一口气缓缓地说:“我的命大,那一年在老山前线和我一个班的小孙就没有我幸运,他就在我身边被一颗冷枪子弹击中头部牺牲了,小孙呀,我最好的战友,他只比我小一岁呀。”说着刘奇眼角噙满了泪水。

 

  我们都为刘奇战友的牺牲感到悲伤。


\

 

  “快吃吧,菜都凉了。”郝香赶忙招呼着。

 

  郝香身体也不好,心脏病,血压还有点高,被卫生部门鉴定为慢性病,享受慢性病免费用药的待遇,药吃完后可到镇卫生院免费领取。

 

  在攀谈中,我了解到他们到独生子女费还没领到手,我表示回到镇政府后问问什么情况。

 

  最后刘奇总结了他家今年的两件喜事,我饶有兴趣地问:“快说,什么喜事?”

 

  “一是我家今年光荣脱贫了,二是浙江的女儿生了个二胎男孩,我有外孙女,又有外孙娃了。”刘奇高兴地说。

 

  我真心为刘奇一家感到高兴,刘奇去年生病住院花销较大没有脱贫,今年病情好转,收入也提高了,顺利脱贫。

 

  吃过饭,我和李支书就要离开了,刘奇再三嘱咐我要再到他家吃顿饭,他一定好好准备准备。

 

  我和李支书走远了,我回头看到老刘夫妇还站在路边目送着。


\


编辑:    校审:贾红英    责任编辑:张中科    监审:黄术生

相关内容

中共南阳市委宣传部主管、南阳日报社主办 电话:0377-63135025 13603773509(微信同号) QQ:1796493406

技术推广合作 QQ:69500676 290428867 法律顾问:河南大为律师事务所 毕献星 任晓

豫ICP备12012260号-3    豫公网安备41130302000001号